2013年12月11日 星期三

香港開埠時期及以後的私塾教育


朝代
年份或時期
歷史事件
北宋
1075
記載中,首間香港私塾力瀛書院興建,由北宋進士鄧符協於元朗錦田負責興建。
明朝
1610
兩名香港學生取得貢生。
香港私塾得以發展。
清朝
1644年至1841年:香港開埠時期前的私塾教育
清初
香港氏族開始重視子弟的教育
1685
屏山鄧文蔚考獲進士,成為香港首名進士
19世紀
香港氏族的私塾教育十分流行
1841年或之後:香港開埠時期和以後的私塾發展
1841
香港島約十分一人為私塾學生。
新界有
50多間私塾。
1847
政府會以每月十元的標準資助三所中文學塾
1847
香港最早一份的教育調查報告
1851
接受政府資助的私塾增至五間
1905
科舉考試制度的廢除,塾師為求謀生,於課程中加入珠算和尺牘這類實用課程
1900
附近
陳子褒對香港教育的貢獻,如推行女子教育、從小教育、全民教育、通俗化教育等
20世紀初
香港出現女子私塾
民國
19世紀2040年代
私塾逐漸被淘汰

(一)開學儀式

香港學生在開學那年需帶備三牲、香燭、青蔥等物品,然後在塾師的帶領下叩拜孔子像。孔子是春秋時代著名的教育家,他被後世稱為「至聖先師」、「萬世師表」,他亦是私學的開創者,提倡有教無類,指出教育並沒有貴賤貧富之分,即使是平民亦應該接受教育。當叩拜完後,學生會向塾師行禮,繼而塾師對學生講話。

位於元朗錦田水尾村的二帝書院,學生於開學時必須頭蒙綠巾,然而由父親背到書院內的文武二帝(文昌帝和關帝)前,供奉水果,燃點香燭,跪拜文武二帝,然後才可將頭上的綠巾掀開,象徵學生啟蒙 。

(二)學制

私塾並沒有特定的學制。傳統私塾中,學生全年均需上學,只有於清明節、端午節、中秋節、重陽節和孔聖誕才能放假。有一些私塾則會由十二月冬至放假至正月十五日,冬至那天散學,稱為「解館」,雖然私塾沒有正式的學制,但正月十五日亦會被視為新學年的開始。一些早期發展的鄉村學塾,亦會於農曆六月起放一個月的「田假」。

學習時間方面分為三節,第一節由早上七時至八時,然後會有一小時供學童進食早餐,第二節由早上九時至十二時,然後有一小時間進食午飯 ,第三節則由下午一時至五時。對於年紀細小的學生來說,他們亦會感到上課時間過長和辛苦。相對今日之中、小學,私塾的休息時間較短,上課時間亦較長,而且教學內容以經典為主,教學方法著重背誦,對於學生來說可謂乏味。

眾所周知,以前的香港是一個小漁港,當時不少私塾學生都是漁民子弟,由於農曆九月至三日期間都是捕魚期,孩子會跟隨父母捕魚,因此有一些學生實際上課時間只有半年。而一些由外地而來的塾師,則會在這段期間中回鄉。

(三)教學內容

香港私塾教育的教學內容的與傳統中國私塾相同,初入學者都需讀「三百幼千千」,三即《三字經》,百即《百家姓》,幼即《幼學詩》,千則是《千字文》和《千家詩》。。繼而讀四書五經。完成第一階段、家境富裕、且有意繼續求學的學生會繼續第二階段的學習,第二階段的學習是為了應付科舉考試而設,需要讀四書五經,四書指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學》和《中庸》,五經則指《詩經》、《書經》、《易經》、《禮記》和《春秋》。四書五經是科舉考試的基礎,考試題目中會出現當中的字句,然後要求學生回答相關的內容,因此學生必須牢記四書五經的內容。除了學習四書五經外,學生還需要學習《朱熹集注》、對聯、作詩、寫八股文等。由於南宋理學家朱熹曾輯定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論語》、《孟子》此四書作為教本,因此塾師會額外教授有關他的《朱熹集注》。

私塾教學亦有其壞處,由於塾師往往只要求學生背誦書本內容和讀書寫字,因此欠缺顧及學生的成長需要。舉例說,現今學校所設立的英文、數學、常識、科學、體育、音樂等科目,每一科目都是與學生的生活、成長或將來的工作有關的。再者,私塾所用的書本數百年來都沒有更新過,因此未必能配合時代的更替。

除習文外,有些私塾有習武,錦田長春園便是專門訓練武科學生的地方,私塾內存放數把關刀以供學生練習,而每一把關刀約二百多斤。現時,長春園亦存放數把重量較輕的關刀以供遊人瀏覽。

(四)教學方法

傳統私塾原則上是個別教導學生。由於當時的學生人數少,而且學生入讀私塾的年期與本身的資質亦有不同,因此不能像現時小學分一年級、二年級、三年級等教授。塾師一般會個別教導學生,亦會視乎學生的能力而進行分組教學,以達到較佳的效果。由於需要視乎學生的資質,以及學生的學習進度,因此塾師一般不會制定固定的時間表,務求彈性教學。

私塾准許塾師體罰學生,正如《三字經》所載「教不嚴,師之惰」,中國傳統認為只有嚴厲的教學才能教授出優秀的學生。不少學生在就讀私塾期間,都會作出頑皮的行為,墊師為了處罰這群學生,他們會體罰學生,當時體罰的方式主要有三,分別是罰站、下跪和責打,其中責打就是用誡方敲打學生皮肉,通常會敲打學生的手掌、頭部或臂部。塾師並不會因學生是小孩子而輕打處罰,過往亦曾有不少學生被打至頭破血流亦不敢告訴父母。

香港電台《千室教室》紀錄片中,曾訪問曾於私塾就讀的謝雪診婆婆,她表示當時的私塾內亦有考試,但考試只是閒事。由於每個學童的程度不一,因此學童需要輪流考試,並非全班一起考試,並且笑言:「考試是等閒事,考得上便是了,考不上也作罷,不像現在的學生那麼緊張」。

(五)塾師與學生

私塾通常由一位塾師擔任,而一些規模較大的私塾,會多設一至兩位的助教。塾師雖然多為考試落第的一群,但在當時識字的人地位會被看高,過往亦曾有秀才於私塾任教,如八鄉秀才鄧元傑被受聘於荃灣翠屏書室。由於當年識字的人不多,而且要懂得珠算和尺牘的人更少,因此當時社會十分重視懂得教授這些技能的人。塾師除了教導學生外,也會為鄉民撰寫對聯、嫁娶或弔祭帖文等文書工作。香港私塾亦並非只聘請氏族或香港本地的塾師,亦會騁請來自中國其他地方的塾師。

二十世紀初,在私塾讀書的學生仍然不多,一般只有數名至數十名,他們通常在七歲開始入讀私塾,有些學生只會就讀兩、三年,有些會讀六、七年不等,完成私塾課程後,部份學生能夠進入英文書院的第八班就讀,若不能則會工作。

(六)建築物與課室

現今的千禧學校都有一套的建築形式,每間學校的外型大致相同,相反,傳統私塾並沒有特定的建築形式。傳統私塾會利用村落的任何空間改建或獨自設立私塾,私塾可以是一間廟宇、住宅或祠堂。位於錦田水尾村的二帝書院,其建築物和課室帶有佛教的思想,例如窗花由佛教的「卍」字圖案組成。覲廷書室的屋脊有「鯉躍龍門」和「桃李滿門」圖案,暗喻學生讀書能夠成功,以及私塾子弟人材輩出。

香港私塾的課室一般只有兩至四間課室,而學生數目則為八至二十多個。以廖萬石堂為例,課室位於堂內中庭,課室內只放著數件傢俱,學生則需在上課前從自己家中把桌椅帶回私塾上課 。私塾亦不像現今的學校有不同用途的課室,如音樂室、實驗室、視覺藝術室、電腦室等,學生上課通常都是那間「班房」。

(七)私塾的結束

辛亥年(1911年)開始,香港的新學制逐漸成立,但當時私塾的數量仍相當大。學者阮柔曾於書中指出香港的私塾發展「舊式的私塾……素來都不少數,這種小型的私立學校到處皆有設立,在香港的中區與西區則觸目皆是。在中國的大都市中有這樣多的私塾,香港恐怕要算第一的了」。由此可見,當時香港的私塾發長可算是達到高峰點。

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開始,私塾漸漸被新式教育如教會學校取代,不少私塾因此而停辦,部份私塾為求能夠繼續辦學,轉型為新式學校,例如1921年子褒學塾改稱為子褒學校、1934年湘父學塾改稱為湘父中學、1934年敦梅學塾改稱為敦梅學校等。學者阮柔曾對當時期的教育政策與方針作出總結,其中一項為「私塾教育是政府所不取締的,教會教育是政府歡迎的」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